禁用拖网捕鱼影响生计 适耕庄渔民反对围网


禁用拖网捕鱼影响生计 适耕庄渔民反对围网

“我们的生活够苦了,请别再为难我们!”

农业及农基工业部长拿督斯里依斯迈沙比里周日宣布,起全面禁止渔民使用拖网作业捕鱼,引起适耕庄渔民不满。

这项新措施拖要求所有渔船业者重新申请作业执照、更新渔船配备,以及将拖网捕鱼作业改为围网捕鱼。

为了要求政府废除实行围网捕鱼限制,适耕庄百名渔民在适耕庄区州议员黄瑞林及渔业公会的带领下,高举横幅与标语,发起抗议活动,要求政府废除或检讨法令。

渔民在抗议活动中,吁请政府和拿督斯里依斯迈沙比里体恤渔民的辛苦,重新检讨实施法令,让双方拥有商量空间,以便寻找出双赢的解决方案。

渔民坦言,对于政府一直以来致力保育海产,他们并无反对,甚至可以全力配合,但前提是希望有关措施不影响渔民的生计。

B牌船身过小不适合

他们说,若要实施围网政策,渔民需要预先将渔船“改装”费用估计30至60万令吉,而且只有C牌船能使用围网方式作业,B牌船身过小,根本不适合使用围网方式作业。

“对于大多数使用B牌渔船出海捕鱼的适耕庄渔民,这项措施根本行不通。”

渔民也说,他们的船只都是通过银行贷款所购买,如果政府坚持强制实施这项政府的话,或会导致渔民面临破产困境。

他们申诉,政府长久以来没有为渔民解决问题,反而继续加重他们的负担。早前渔业局不断推行不利于渔民的条例,包括强制B牌渔船使用38毫米网尾、船主需亲自出海、禁止雇用外劳劳工、安装卫星追踪器等,即使渔民再反对,后来也一一跟从。

“为什幺政府不能了解渔民的辛苦,还要继续向渔民“开刀”,实施不利渔民的措施?”

他们认为,若政府是以保育海产为前提来实行这项措施,何不参考外国以季节性的捕鱼方式,让渔民可在不受影响的情况下继续作业。

出席请愿活动者包括沙白县议员罗金荣、陈仰高、海口渔村村长谢耀亮、州议员助理颜健荣、渔业公会主席李益良、财政蔡声亮、副总务谢耀利、执行秘书刘家耀及一众渔民。

渔业局为难渔民——适耕庄区州议员●黄瑞林

中央政府和渔业局在实行任何措施前,首先要下乡了解渔民的作业方式,否则根本就是纸上谈兵,在不清楚渔民作业方式就直接把他们推向死角。

若渔业局欲实施任何条例都需要有完善机制,包括教育渔民或提供津贴给他们,奈何这些都不在中央政府的考虑范围之内,代表着中央政府和渔业局根本不顾渔民死活。

渔业局在近两年不断地为难渔民,网尾大小和海里捕鱼限制,现在更是变本加厉,全面禁止拖网作业方式。

相信这项措施若真正落实后,会为整个滨海区造成很大的经济冲击,不少与渔业有关的行业也会受牵连,包括加工业。

届时进口鱼将充斥市场,渔获价格也会随之涨价,接踵而来的是通货膨胀。

当务之急,当局需要马上检讨这项不合理和不实际的方案,它对渔民完全没保障,甚至要花上更多的金钱。

我吁请拿督斯里依斯迈沙比里收回成命,确保渔业在大马能永续且蓬勃发展,并会继续关注并跟进这个问题,助渔民争取最大权益,马华也是时候从沉睡中惊醒,为渔民开声争取权益。

农业部打压渔民———海口渔村村长●谢耀亮

农业部连续推行对渔民不利的措施使渔民感到压力,政府是应该助人民解决问题,不是一而再,再而三地打压人民!

渔民间接被判死刑———渔业公会副总务●谢耀利(52岁)

投身捕鱼行业多年,捕鱼是个高风险的工作,除了要面对大自然的风险,还要面对海盗的威胁,现在又要面对一连串的政府政策,对渔民十分不公平。

面对着政府一次又一次的打压后,曾想过转型,希望做些小生意,但这又谈何容易?

除了捕鱼,对于其他行业都一窍不通,加上年纪大了,该怎样从头学起?政府间接判了渔民死刑。

减鱼产供应量——渔业公会财政●蔡声量(48岁)

本身两艘渔船都靠捕鱼收入供期中,并无任何副业,若政府强制使用围网方式作业,只会加重金钱负担。

这项措施将造成市场鱼产减少供应量,届时必掀起涨价效应,更多人民受波及,被迫吃贵鱼。渔民已被逼得进退两难,希望政府网开一面,不要再为难渔民。

规划海域更有效——渔业公会主席●李益良(35岁)

自从爸爸那一代开始就一直使用拖网方式捕鱼,如果突然要转换作业方式将造成很多渔民面对经济拮据。

据其所知,适耕庄大大小小共有220艘渔船都是使用拖网式捕鱼,这项措施影响甚广。

我认为,制造珊瑚及暗礁、禁止非法捕鱼、规划海域(季节性地选择捕鱼海域)比起围网捕鱼,更有效地保育海产。

上一篇:
下一篇: